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之人生

人生如风,却无法如风般潇洒。

 
 
 

日志

 
 
关于我

一介草民,苟活于上海滩,以甲骨文为生,偶尔对一些国家大事有些兴趣,日常无事常以丝竹之声为乐。

网易考拉推荐

非诚勿扰--一个操蛋的节目  

2010-04-21 17:19: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我迷上了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从这个节目里,我们看到了一个个有情人牵手归去,而且在一个很狭隘的空间和时间内,我们实现了一种一见钟情似的速配,但是他很操蛋,这是一个音乐人在参加完非诚勿扰后写下的文章。

  
不得不说《非诚勿扰》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电视节目。我家电视很土鳖,收的台非常少,所以我只能在网上看这个让人痛快的真人秀电视节目。让人痛快的是这里面有一个非常精彩的主持人,心理专家也非常可爱,这两个光头出尽了风头但是让人喜欢,有那么多美好的姑娘,最重要的是有那么多极品男。我常想,要是我去参加这个节目,24盏灯,能留下几盏,会不会所有24盏灯瞬间为我所灭。

自从我在豆瓣发了征友启事之后,小麦总在撺掇我,说:“黑刀你赶紧去参加《非诚勿扰》吧!”语气坚定,毫不调侃。我跟她解释说:“像我这样没房没车没存款没学历没身高没体重人老猪黄的农村大叔,参加这样的节目不是自取其辱是什么?”小麦很不屑我的回答,说:“你这个自卑的王八蛋,当年的你完全不是这样的。”我说:“过了30岁之后,其实我早就不自卑了,我只是看了这么多期节目之后,觉得在这个电视平台上,你的缺点会被瞬间放大,姑娘们在短短10多分钟里面完全不能了解到一个人的本质,她们更容易从你的基本外在条件上去判断一个人。像我这种内在非常美的老男人,她们不会想要的。”小麦骂了我一句“懦夫”之后说:“算了,我去睡了。改天去给你改善生活。”

我在想,我在豆瓣这么广阔的天地都没能征集到一位女友,在一个娱乐电视节目上怎么可能找到一位女朋友?我的朋友王磊同学虽然当时在节目中找到了一个姑娘跟他手拉手走下了舞台,但是不也听说没有未完待续?那还是王磊同学有那么多卖点,有房有车。那么多对手拉手走出录影棚的男男女女,有几对儿能走进婚姻?我看悬。所以,对这样一个电视节目,我抱着娱乐的态度去看足矣,非常好看,但是让我走到那个舞台上面去做投入的表演,还是难以接受。

话虽如此,但是架不住小麦三番五次地电话督促,我心一软,居然真的拨打了报名电话。我相信,这绝逼是一个不靠谱的决定,一定会博得我父母之外所有朋友的嘲笑。但是,作为一个好男人,能够给劳苦大众带来一些娱乐色彩,愉悦大家的心情,哪怕是出丑我一个,也要幸福十亿人。我豁出去了。也许是因为有卖点,节目组没过多久就通知我去南京参加节目录制。在这里我想说一下,《非诚勿扰》节目组拥有一个强大的企划团队,对每一期的5名男嘉宾的挑选都格外精心,对每一个人的上场也做了周密地安排,可以说,几乎每一个未知的细节节目组都早已了然于胸。对于我的定位,我想应该是一个经历曲折的唱片行业诚恳老男人,打算借这个节目展现一个当今唱片行业也说不定。

我是第三个上场,由于在后台候场,我并不知道我前面那两个男人的战况如何。说实话,那一刻我有些紧张。虽然之前上过一些电视节目,有直播的有录播的,有卫视的有网络电视的,有做嘉宾的有客串主持人的,但是站在这个舞台上的一开始,我还是会有点紧张,面对所谓24位美丽的单身女生,我有些心慌,不过还好只是一瞬间的紧张,几秒钟之后我就不再有那么强烈的紧张感。

“大家好,我叫丁太升,今年33岁。”从电梯走出来之后,站在主持人孟非身边,我简单做了自我介绍。

孟非和我简单开了几句玩笑之后询问我对对面24位女生的印象,我简单打量了一下之后,在那个仪器上按下了我认为相对动心的那个女孩儿的号码。“能不能把她请出来,要看你能不能走到男生权利。我会习惯地问你一句,有没有信心?”

“我会尽力。”有时候我很能说,有时候我并不会说太多话。在这个场合,我会尽量把握说话的节奏。

在“女生特权爱之初体验”的环节,有10盏灯灭了,还剩下14盏灯。听着那些灯灭掉的声音,心里并不舒服,但我脸上应该不会流露出任何表情。我扶了一下我的眼镜。

“我不喜欢留胡子的人。”

“他太瘦了,我不喜欢照片一样的男人。”

“太瘦的男人让人没有安全感。”

姑娘们分别表达了之所以把我灭掉的原因。当然也有几个姑娘认为我可以继续留下来观察一下。

“我觉得他的胡子挺好看的,虽然眼睛不大,但是看起来特别诚恳。”

“我就觉得稍微瘦一点儿的男人不错,显得精干。没什么不好的。”

在“女生特权爱之再判断”的VCR上,我介绍说:“我叫丁太升,33岁,在北京一家唱片公司工作,担任企划宣传一职,收入并不算高,也没有车子和房子。这10多年基本上都在从事唱片行业,期间也做过网络编辑、图书编辑和杂志编辑,先后参与过几十张唱片的企划和制作。这两年的工作重点是摩登天空音乐节和草莓音乐节,工作会很忙碌,经常会加班到很晚。去年的时候曾经担任了《快乐女声》的专业评审。我个人比较喜欢写些东西,比如小说、散文、诗歌,这些只是个人爱好。偶尔也还会弹弹吉他,但是工作太忙,已经好久不再写歌了。”

在这个过程中,先后又有5盏灯灭掉了。我现在还有9盏灯亮着。

孟非说:“你要知道,在之前我们的节目中,曾经有一位诗人死得很惨,你还敢在节目中说你热爱写诗?”

“确实这是一个诗人会被嘲笑的年代,”我解释说:“但是如果一个人在匆匆忙忙的生活中,不能给自己保留一点儿梦想,反而应该是被嘲笑的。我不觉得有梦想是错,为了生计失去梦想,忘记梦想是什么的人才是可悲的。我不敢说我写诗写得好,但是我会很诚恳地去写,我会觉得这样的生活比较值得去热爱。”

一个女嘉宾问:“你刚才在VCR中说,你会写歌,那我问你,如果我们将来在一起了,你会为我写歌吗?”

“如果我们在一起了,我想我会为你写歌,我会为我爱的人写歌。给爱的人写歌唱歌是一种浪漫,没人会和浪漫有仇。”

心理专家乐嘉插话说:“你曾经担任过《快乐女声》的专业评审,你应该是一个社交面比较广的人,为什么会选择通过参加《非诚勿扰》来找女朋友呢?你确认你不是来炒作?”

“说实话,是朋友们希望我能参加这个节目,他们认为在这里也许能找到一个适合我的人。和炒作没有关系。”

“那你自己这么认为吗?”

“我相信缘分,如果缘分来了,那么我们就应该把握住。”

孟非说:“感觉丁太升是一个很感性的人,那么我们看一下,在他心目中,究竟什么样的女生才是适合他的,他究竟想到通过我们的节目找到一个什么样的女生,请看大屏幕。”

在“情感经历”这段VCR中,我介绍说:“我曾经和之前的女朋友交往了6年,”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剩下了8盏灯,“我们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两地分居,一个在北京一个在东京,”这句话说完,又灭了1盏灯,但我在VCR中继续说,“后来我放弃了工作,去了东京,在那里生活了一年,再后来,她毕业了到了北京和我一起生活。但是后来慢慢双方发现对方更适合恋爱而不适合一起生活,所以无奈分手。我希望能找到一个能一起生活的女孩儿,她可以不十分漂亮,但我希望她很聪明,我们之间会有很多话题。我的老家是在河北的一个沿海农场,父母都是非常传统的人,而我又是独生子,所以,如果将来我和我的女朋友在一起了,我希望我们能生两个小孩儿,可以让他们在农场长大,成为非常坚强的人……”

VCR播完,场上为我亮着的灯还剩下了6盏。

主持人孟非开始采访现场的女生:“11号,看完这段VCR我注意到你的灯没有灭,你对我们的男嘉宾有什么看法?”

“你说你和你的前女友只适合恋爱不适合生活,这是不是一个借口,是不是彼此厌倦了?”

“我原本希望能和她一直生活在一起,我们确实曾经设想过将来我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但是两个人彼此的性格确实不太合,我们会经常吵架……”

“你的脾气很不好对吗?”11号插话。

“确实在工作压力非常大的时候我的脾气有时候不够好,”这时候,场上的灯又灭了1盏,“但是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所有的争执并不能说是某一个人的责任。我很珍惜那段感情,我不会否认,但它毕竟已经过去了,我希望将来能遇到一个非常好彼此非常适合人,一起生活。”

“23号,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孟非说。

“你认为怎样的女孩儿才会让你动心?你说你希望找到一个有共同话题的女朋友,你认为通过这样一个节目,短短的10几20分钟,怎么才能确定对方是一个和你有共同话题的对象呢?”

“我是一个相信一见钟情的人,虽然我已经33岁了,但我依然相信爱情,相信一见钟情。有时候,我们该多相信自己的直觉多一些。判断一个人是不是适合自己,有时候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孟非继续推进节目的进程:“我们来看一下,丁太升身边的朋友对他是如何评价。”

大屏幕上出现的是我的朋友贺愉:“丁太升是一个对生活很认真的人,但是对很多生活中的细节不够注意,比如他的桌子上从来都是乱七八糟的。而且,抽烟抽得特别多。如果你要成为他的女朋友,一定要能跟他有共同的话题,比如他喜欢历史,喜欢音乐,对文字很挑剔,脾气又烂,总之你自己要考虑清楚。”我的另一个朋友王冉说:“他没车也没房,如果你是一个对物质很挑剔的人,我建议你不要考虑他。当然如果你觉得你更看重一个男人是不是有未来的发展,而且你喜欢你的男朋友和你一起做饭,弹吉他给你唱歌,你可以考虑和他在一起。”

谢天谢地,在我的朋友们介绍完我之后,场上只灭了1盏灯,还有4盏灯为我亮着。

23号女孩儿问我:“你的朋友说你可以为你的女朋友唱歌,你今天可以在现场唱一首吗?”

孟非说:“之前我们的节目中,有两种情况,凡是表演才艺的男嘉宾,要么死得很惨,要么抱得美人归。丁太升,你愿意在节目中尝试表演一下你的才艺吗?”

“可以。”

工作人员把我的ukulele递上来,我简单调了一下音。

“啊,这么小的吉他。”一个女孩儿说。

“这个小乐器叫ukulele。下面我唱一首我自己写的一首歌,叫做《让我们拥抱》。”

让我们拥抱,在这个世界里/远方的风啊,吹起你的发稍
让我们相爱,像两个孩子/我们的幸福,比大海更骄傲
不要去担心,夜晚太漫长/对你的思念,填满整个海洋
亲爱的宝贝,最美的姑娘/你的美依然让我心跳,让我不断地充满想象
让我们拥抱在北京,最繁华的街道/让我们拥抱在敦煌,飞天为我们舞蹈
让我们拥抱在白天,花儿都对着你笑/让我们拥抱在夜晚,星光为我们妖娆

掌声。“非常浪漫的一首歌,”孟非说:“是写给前女友的歌吗?”

“是之前恋爱的时候写的一首歌,但我希望将来能给我爱的女孩儿写出更好听的歌。”

“好,”孟非说:“恭喜你进入了男生权利!你获得了我们节目组送出的400元的约会基金。现在你要在亮着的4盏灯中灭掉其中两盏,然后回到这里。”

在灭灯的环节我没有浪费时间。灭掉了还亮着的4盏灯中的两盏之后,我回到了主持人身边。

“有请23号和11号。”

两位女生款款携手走上舞台。

“接下来我们看一下让丁太升一见钟情的女孩儿会是哪位!大屏幕。”

14号。大屏幕上显示出我最初选择的号码。

三位女生一字排开。

“按照我们的规则,三位女孩儿的十项基本资料你可以选择一个继续了解。”

我选择了“是否想要孩子”。

11号的回答是想要,14号希望要两个,23号的回答是爱一个人就要和他一起生小孩儿。

主持人提示我还可以问一个最关心的问题。“对于我的物质条件你是否能够接受?”

11号说:“一个男人更重要的是要看他是不是有一个更好的未来。”14号的回答是:“物质生活很重要,但两个人相爱更重要。我不会因为物质条件而改变自己对爱情的判断。”23号回答说:“我喜欢自信的男生,虽然你不够帅,也不够富有,但我希望将来能和你一起经营好我们的爱情。”

心理专家乐嘉这时候插话说:“我相信我们的男嘉宾在听过三位女生的回答之后心里已经有了判断。说实话,是刚才你那首歌蒙蔽了我们场上的女生的双眼,如果不是因为你刚才唱了那首歌,她们肯定早就把你的灯给灭掉了。”

孟非说:“按照我们的规则,如果你在11号和23号之间做出选择,你可以顺利带走其中的一位,如果你坚持选择你一见钟情的14号,她有可能拒绝你的选择,令你空手而归。丁太升,请做出选择。”

“我选择23号。”说完,我走到23号面前,牵起她的手,在掌声和音乐中,走下舞台。

面对采访的镜头,我说:“在参加这个节目之前,我并没有抱过多的希望,而且最初我选择的并不是她,但是她说的很多话都让我感觉,她就是我所期待的那个女孩儿。”我的女孩儿说:“我很幸运在这里遇到了他,希望我们能在后面彼此多有些了解,希望我们能有一个幸福的未来。”

其实接下来的事情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从此我们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因为《非诚勿扰》本身就是一档娱乐电视节目,我们可爱的23号后来告诉我,她只是这个节目的托儿,参加这个节目只是她的工作,她说她很感激我在节目中选择了她,并且送上了她浓浓的祝福:“你那期节目的收视率非常高。参加完这个节目之后一定会有更多好的女孩儿跟你联系,祝你幸福。”

我,操。

注意最后的一句话,是他的原话,记住,本人是从来不说粗话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